报码 > 报码134 > 正文

年收容活体数百只 广西林业局回应穿山甲救护等

发布时间 2019-02-21

  透明穿山甲救护繁育工作信息接受大众监视

  中新网南宁2月21日电 (钟建珊)广西因地处中越边境,长期以来是境外穿山甲走私入境的主要通道。近年来,广西海警、边防、海关、森林公安等执法局部加大打击穿山甲非法贸易,穿山甲的救护繁育为外界高度关注。中新网记者20日采访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局相关部负责人,针对近期国内媒体对广西方面救护穿山甲存活率低、委托寄养的穿山甲人工繁育机构资质等疑难进行回应。

  除了马来西亚穿山甲外,中华穿山甲也是广西林业部门救护的对象。广西方面将对全区有穿山甲历史分布的保护地进行科学论证,建立若干处中华穿山甲保护放生居住地。通过放生活动恢复和重建广西野外的中华穿山甲种群,迷信制定中华穿山甲放生打算。

  马来西亚穿山甲在桂放生?自然环境和法律条件不成熟

  “广西林业局正筹备在官网上设破野活泼物救护信息动态板块,并创建一个官方微信公众号,专门用于发布包括穿山甲在内的野生动物救护信息。”张振球表现,届时,将公布2012年至2018年期间,广西林业部门吸收的穿山甲数量、寄养情况、存活率等信息,并及时更新穿山甲救护繁育最新动态,欢迎包含“绿发会”在内的社会组织、媒体、个人对广西林业部分野生动物维护工作进行监督。(完)

  每年收容穿山甲数百 救护死亡率高

  “寄养机构只具备穿山甲寄养、繁育研究的资质,不能贩卖、杀害穿山甲。”张振球说,加入寄养配合的机构需投入大量的人力、资金去研究穿山甲人工繁育难题,这对于寄养机构来说是不小的压力。从2012年至2018年,广西盛凯先后投入数百万元人民币用于穿山甲繁育研究,但进展缓慢,其在去年10月移交最后一批穿山甲死体后,并未再接收穿山甲活体。

  据官方供给数据,2018年以来,广西林业局共收容救护30多批次共400多只穿山甲活体,目前救护存活90多只,繁育存活6只,救护成活率约20%。而在2017年,被收容救护的穿山甲存活率仅6%。

  广西林业局野生动动物保护与天然保护区治理处副处长张振球当日介绍,穿山甲是国度二级保护野生动物,也是寰球关注的重点濒危保护物种,由于穿山甲的甲片在中医上存在药用价值,巨大的经济利益刺激不法分子偷猎捕杀、非法商业穿山甲。

图为广西林业局专家对穿山甲进行体外寄生虫驱虫处置。材料图 广西林业局供图 图为广西林业局工作人员为穿山甲人工喂乳。材料图 广西林业局供图

  2017年8月,广西林业部门从广西海警方面接收32只活体穿山甲,两个月后,这批穿山甲全体逝世亡。中国生物多样性掩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简称“绿发会”)曾请求参与该批次穿山甲的救护工作但未获广西林业部门同意,双方为此打起官司,南宁市中级国民法院于2019年1月对该案件正式立案。

  被质疑资质的驯养机构跟穿山甲去世体去向

图为工作职员对穿山甲进行采血。资料图 广西林业局供图

  近年来,广西林业部门对穿山甲救护繁育工作信息的不透明、不迭时曾引发社会组织及个人质疑。

  据此前国内媒体报道,2012年至2017年,广西林业部门将130只走私入境被查获的国际濒危野生动物穿山甲寄养于佛山市南海区盐步粤辉腾钢材经营部(简称“佛山粤辉腾”)及广西盛凯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广西盛凯”)两家机构,后全部死亡。两家机构是否有驯养穿山甲资质及穿山甲死体去向引起社会关注。

  近年来,广西穿山甲救护死亡率高事件引发民众关注。张振球说,穿山甲救护是全世界公认的艰苦,并无太多可借鉴的教训。2017年以前,广西在穿山甲救护范围的研讨几乎空白。穿山甲的食物单一,重要采食白蚁,做作饲料难以获得,而人工调换饲料也仍在摸索。此外,穿山甲生性胆小,应激性强,被人捕获后基本拒绝进食,患病时给药困难,这对救护工作带来巨大挑战。

  穿山甲人工救护繁育率低,为何不放生回归天然?张振球表示,马来西亚穿山甲在广西无天然散布,属于外来物种,按照《中华公民共跟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第三十八条划定,马来穿山甲作为广西的本地物种,无奈在广西区域放生到野外救护,若要跨省放生,则需国家层面组织协调有关省份进行履行,这在近期内尚难以实现。

  记者就此事向广西林业局进行采访。广西林业局野活跃动物保护与天然保护区管理处处长蒋迎红表示,2012年至2015年间,广西林业部门曾按照相干规定在包括“佛山粤辉腾”、“广西盛凯”在内的四家机构发展穿山甲寄养试点工作,并在试点期限满三年后,通过评估考核,依法依规给广西盛凯及广西林科院两家机构发放了穿山甲驯养容许证。

  他说,广西林业部门下一步盘算邀请海内动物救护专家组建省级层面穿山甲救护专家组,制订穿山甲救护会诊轨制,通过专家对收留救护的穿山甲进行诊断。

  “媒体此前对130只穿山甲活体寄养于两家机构的说法并不准确。”据广西陆生野生动物救护研究与疫源疫病监测中心高级兽医师阙腾程供应数据,2012年至2017年间,广西林业局共委托广西盛凯寄养了152只穿山甲活体,但因前述穿山甲救护繁育艰难起因,全部死亡,最后一批穿山甲死体于2018年10月移送回广西林业部门。并经其所在中心提出申请,在广西林业局批准和监督下,通过焚烧、深埋或化解等方式进行无害化处理。对穿山甲等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接收、移交、救护、寄养、处理均有经办人签字的书面凭证,建破有完善的档案管理制度,处理过程除书面文字资料外,还有电子文档、原始资料、照片、录像等存档。

  张振球说,从2015年起,其所在救护中央组建专门团队,将穿山甲救护列为重点攻关研究对象,对于收容救护的穿山甲依照检疫恳求,发展穿山甲病原微生体检测、监测,避免外来不明疫病传入。同时,采用救护办法,防备穿山甲脱水和矫正电解质平衡;对长时间不进食的个体勾引开食、甚至灌喂食品,防止绝食性死亡。该流程目前已在全国救护单位推广利用。

  除此之外,张振球表示,广西在气温、空气湿度等自然条件与马来西亚等东盟地区有较大差别,马来西亚穿山甲在广西放生的造作环境前提亦不空想。

  “广西查获的穿山甲大部分都是在中越边疆走私通道截获的马来西亚穿山甲。”张振球说,近年来广西多部门采取有力措施开展穿山甲非法贸易执法打击和收容救护工作,广西林业局每年收容穿山甲活体约三百至四百只。